车谷丝

放生【韩彬中心,半AU】

双胞胎预警,林昆和韩彬为双生子。同时这里邰伟和周巡不是双胞胎,长得也不像,反正强行没关系。还有私设林昆没有妻儿。

第四章

邰伟回了警局,连口水都没喝,大壮一下子跟见了救星似的,边跑边喊,“伟哥,伟哥你可,回来了啊。”

“干嘛呢,我就出去抽根烟的功夫,怎么这么火急火燎的啊。”

“不是伟哥,上边派来的津港的人马上就到了,咱们得去迎一下啊。”大壮确实很急,“邢局去省里了,局里没啥领导啊。”

“我知道了,带路。”邰伟有些不耐烦,但听说这派来的都是精英,要是能派来个方木就好了。谁让方木本人还在医院呢,上次案子的伤还没好,刚脱离危险,还没醒呢。

赵馨诚觉得不对,韩彬有些很奇怪,尤其是到了绿藤之后,刚下了车,就来了一群人迎接,赵馨诚刚想打招呼,就见为首的那个人突然就愣在原地了,情绪很不对的样子。

他回头一看,韩彬刚刚下车,站在他的背后,示意他和绿藤的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津港海港支队的赵馨诚,这些都是我们支队的成员。”

为首那人平静下来,“我是绿藤市刑警支队队长邰伟。”

韩彬向前一步,“我是韩彬,支队的顾问。”

这很不寻常,赵馨诚的内心提示自己,这根本一点都不像平常的韩彬。


“死者王继天,男,67岁,绿藤市新乡人,务农,。”

“死者江玉芬,女,62岁,和王继天是夫妻关系,务农,两名死者身上有多处打击伤,是致死原因,但两名死者死后都被挖去心脏,手法相当粗糙,可以排除器官移植之类的袭击案。”

“死者罗乔,女,17岁,绿藤市御景县第一高中的学生,成绩中等偏上,父母双全,不过她的父亲是继父,她是母亲带过来的,死因是被活活勒死,死去被砍掉一只手。”

“死者沈伟,男,16岁,津港市海港区人,目前辍学,暂时在舅舅的网吧打工帮忙,父母都不在,是舅舅养大的,死因是氰化钾中毒,死后被砍掉一只脚。”

“四名死者除了前两名是夫妻关系外,其余的没有明显联系,但死亡时间非常接近,虽然死因不一致,但可以确定的是,四个人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因为他们死前都收到了空白信件,材料一致,是直接扔在被害人家门口的。”

朴惠珍介绍完情况,就把资料递给了邰伟,邰伟正在愣神,一下子没接过,还是坐在旁边的大壮替他接的,顺便推了推他,邰伟一下子反应过来,“我们也走访过这几家的附近人家,也查了他们的交际情况,确定了他们之间真的没有接触,。”

“四名死者的年龄看起来虽然不一致,但他们有个共同点。”韩彬猛不丁的开口,“如果不是巧合的话,很可能他们家庭中缺少了重要的人。”

众人有些惊讶,“什么人啊。”

韩彬又看了看资料,“比如王继天夫妇的子女,罗桥的父亲,沈伟的父母之一,”说完他又停了一下“当然只是一种推测。”

警局的大门一下子推开了,邢局匆匆跑了进来,“开会。”

邢局坐在会议桌主座上,“既然津港的同事也来了,我就不瞒你们了,实际上我刚刚去省里就是去确认一件事,这件事关系重大,不过刚刚已经得到了证实,前两名死者的儿子王风,罗乔的生父赵志刚,沈伟的父亲沈大安,他们三个人都曾是警察,不过他们都在卧底期间殉职了,他们牵扯的罪案仍有犯人在逃,所以上边都对他们的亲属做了一定的安排,保证他们的安全。”


案件纯属瞎编,如果雷同,纯属巧合。此章韩彬和赵馨诚戏份较少,但是没办法,总要交代下背景。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