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谷丝

三国惊雷之东吴篇

雷文勿喷,喷了也没关系。

时间线混乱,贵圈混乱,总之什么都混乱。


周瑜坐在吴侯府里,坐在吴侯的洞房里。

他从前想过吴侯,可没想到是这个吴侯。

他与孙策少年相识,交往之下免不了几分隐秘情思。

当时孙策与他登堂拜母,他心中暗暗欣喜。

当世风气如此,男子与男子成婚生子已是十分寻常,只是孙策一直不开口,周瑜自幼心高气傲,自是不愿自己出声询问。

这一拖就拖到了兴平二年,孙策遇到了太史慈,成就了一番美谈,更要聘太史慈为妻。

这事自是让周瑜心生恼怒,但他生性阔达,只觉得他与孙策并未诺言在身,谈不上辜负一说,慢慢将这几分怒意去了,从此之后一心一意辅佐孙策,只愿二人续兄弟之谊。

谁知道天不遂人愿,孙策年纪轻轻竟遇伏身亡,太史慈本就因生下嫡子孙绍而身体抱恙,此番打击更是让他含恨而去。

周瑜伤心之下,只得将心思放在孙权身上,可怜孙权年少继位,便十分用心辅佐。

谁知孙权竟托吴国太传信要礼聘他为妻,周瑜自是不肯。

孙权却也不是那个少年了,不过几年,他已是名副其实的吴侯了。孙权亲自过府求他允婚,又胡乱激他,公瑾必是挂念兄长。不得公瑾相伴,仲谋不如舍弃这区区吴侯。

糊里糊涂间,周瑜竟然允了。

公瑾。

主公。

公瑾可是后悔了?

我若不愿,谁来劝我都是无用。

公瑾,我们来饮合卺酒。

将花揉碎掷郎前,请郎今夜伴花眠。


成婚五年皆是无子,周瑜心情郁郁,不料这一日巧遇了故交鲁子敬,心生一念,只将要聘鲁肃为侧室的事向孙权直说了,孙权自是不肯,偏偏周瑜因近几年皆是无子心中有愧,联合了吴国太非要把这事办成,问过子敬的意见,并无不肯,就将这事火速办了。第二天,周瑜便借口练兵回了柴桑,徒留孙权和鲁肃两人面面相觑。

周瑜回柴桑不久,竟听下属汇报说曹操兴兵讨伐,直逼江东。文官皆在劝降,周瑜心生恼怒,只得速速回去。

赤壁一把火,烧掉了曹操的雄心壮志,也为江东赢得了声势,更喜的是,周瑜不久就怀孕生下了孙权长子孙登。孙权喜出望外,对孙登疼爱有加,若不是此时只是身居吴侯,怕不是立刻要封个太子。

乐极易生悲,周瑜生性好强,加上江东行军确实离不得他,修养了一阵就回了军中,谁知中了暗箭,虽得救治,到底落下了暗伤,不久箭伤复发,最终去了。

周瑜去世后自是鲁肃扶正,鲁肃长于文治,军略不及周瑜,他不肯辜负好友周瑜的托付,身体愈加劳累,不久竟也随周瑜而去。

连失二妻,孙权悲伤不已,拒了临终前鲁肃娶吕蒙之议,只将大都督之职授之。

不料这一日孙权出巡,竟偶遇一人,音容笑貌,颇似故人。

此人姓陆名逊,世家大族出身,只是祖辈与孙家有旧怨,因此不曾出仕。

孙权化名周仲,与陆逊结交,暗暗称赞其才华,陆逊也心生好感,对这周姓好友愈发亲近。

孙权回了府中,派人打听了陆家的情况,便遣人下聘。陆逊如何肯,他对周兄实在有几分情意,不肯轻许他人,更别说是有几分仇怨的孙家人了,可惜天不由人,陆逊久等周兄不回,只得上了吴侯府的花轿。

谁知入了洞房,竟是故人,一句周兄,两人情投意合,自是大好良缘。

只是陆逊不知,周仲之周,不是百家姓的周,而是周瑜的周,两人相交一人徒念故人,一人却真心诚意,日后的种子已经种下了。

孙权与陆逊两人情好日密,不久陆逊便生下一子,取名孙和。

孙登与孙和渐渐长成,周家权势实不及陆家,更因陆逊曾取代去世的吕蒙,临危出计,击败蜀国刘备,声望日隆。孙登声势渐衰,日渐抑郁,不出几年竟抑郁而终。

孙权大怒,将孙登之死归罪陆逊,更将当日相遇不过顾念周瑜之事说了,多年夫妻情分一下子便去的一干二净。

陆逊伤心至极,禁足之中更是听闻孙和被刺丝,孙权立孙登之子孙皓为后嗣,随即自尽身亡,随孙和而去。

江东篇完结。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