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谷丝

 这一年是元靖二十五年,梁帝萧景琰仍在位,可是整个都城的人都知道,这朝堂做主的不是他了,而是他的义子,齐王萧庭生。这一天除夕夜宴与往年不同,除了皇亲国戚之外,竟还邀请了朝中众位大臣,朝中人心惶惶,都清楚这是齐王要在这一天定下自己的名分了。然而如今朝廷早已不是往年,梁帝旧臣大多被贬或老去,如今朝中皆是齐王扶持的臣子和一些只会附和的怯懦臣子,哪有人敢上谏齐王这失礼举动。只是齐王又说陛下身体抱恙,不能出席晚宴让齐王代为主持,不少仍暗中牵挂琰帝的臣子,心中畏惧,生怕陛下早已驾崩,齐王要学那赵高之事,秘不发丧,只暗中祈祷齐王能顾念陛下为他父亲翻案之情,莫害了天子性命。又心想这齐王既然坐得下软禁天子之事,这天子安危,恐怕早已可预测了,不少人心中悲恸,却又畏惧齐王之势,不敢多言,只能暗自垂泪,又匆匆抹去,生怕被那些附和齐王的人看去,奏他个罪名。

   萧庭生身穿朝服,竟然不是七珠亲王礼服,而是太子冠服了,众臣哪敢纠错,只附和齐王,万万不敢多言。

   觥筹交错之间,只见宫中浮华,谁见这人人心中暗潮涌动。

   倏然,闻得门外兵甲之声,齐王一惊之下竟将杯子摔碎,重臣大惊,只见一群兵士进了大殿,皆持着利器,各个手上染血,想来外面的看守士兵已是凶多吉少,其后见一女子牵一幼童进了大殿,正是大公主萧沂源和那早逝的嫡皇子之子,当日人人心知肚明,嫡皇子萧浩瀚死于齐王暗算,但人人不敢言。这长公主原是皇后所出,身份何其尊贵,却在母后和长兄被害后,早已默默无闻,不少人并不以为意。谁想到她一介女流,竟能死局逢生,为他至亲讨得一个公道呢。

   齐王的血溅在了大公主的红袍上,她看着萧庭生,冷声说道,“我知今日是你的忌日,特穿了红衣为贺,句句恨意,声声怨恨,如今你死在这宝座之上想必皇兄母后还有沈蔡几位大人在九泉之下,地府幽冥,早已等候你多时了。"

   琰帝被人搀扶出来,他看着女儿的脸和义子的尸首,还有那幼孙,心中早已清楚,这帝王家的结局从来都是同室操戈,子嗣斗,谁都逃不脱。

   这权力斗争,又再一次轮回反复,朦朦胧胧中,他恍然见到了过往的故人了。

   元靖二十五年,琰帝驾崩,皇太孙继位,护国公主萧沂源监国。风起又停,轮回天道,从来如此。

评论(4)

热度(9)

  1. Valdis_75003车谷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