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谷丝

强行扯关系哈哈哈

观音庙事变后,忘羡两人夜猎之中路过一家小店,遂进去休憩一番。刚一进门,便看见一位老人带着一位少女在店中吃饭。魏无羡却觉二人甚是面熟,尤其是那稚龄少女眉眼间似曾相识。

老人不经意抬头,瞥见两人,不由暗暗失色,却又急忙镇定下来,招来小二结账。

少女满是疑惑,却天性聪慧,并不急着询问,二人走出小店,少女才问道,“婆婆,怎么了,是咱们家以前的仇家吗?”

老人不禁苦笑,何止啊,全家上下,小姐你所有至亲都死在他们手上呢,可说到底又能怪谁,“不是仇家,只是以前认识老奴的,咱们身份敏感,还是别人麻烦。”

少女不禁点头,“知道了,婆婆。”

多年后,一个道姑带着稚龄徒儿路过清河,二人坐在茶摊休憩,道姑忽听到隔桌人议论。

“听说没,金家那个小公子和聂家闹起来了,说是又扯到了当年金光瑶的事。”

“可不是嘛,聂家那个当家虽不是一问三不知了,又当了仙督,可到底没他哥哥的魄力,这聂家哪有当年金家的盛事啊。”

“这金家的小公子和蓝家交好,又是金当家的独子宝贝的不行呢,哎,不过咱们可不能金光瑶这么叫下去了,说不定日后名声恢复了,给咱们落个罪名!”

道姑听到此处,猜到应是这倒霉的又轮到了聂家,心中有感,放下茶钱,便带上徒儿离去了。

两人行至一座山下,为这山下猎户除了妖祟,便在这猎户家中住下。

是夜,徒儿见道姑闷闷不乐,便问道“师傅,怎么了,是不是白天那些人说的话惹你不高兴了?”这小徒弟虽年幼,却心细得很,猜到了师傅的不乐源头在何处。

道姑一笑,“哪有,只是想到,当年,当年温家数百年世家,不过一夕之间轰然倒塌,金家上去了,做了十几年仙督,也衰败了,如今又轮到了聂家,这真是,世事无常啊。”

小徒弟却很疑惑,“温家,又是哪一家。”

道姑这才惊觉,原来,距离那流传的射日之征,温家败亡,已经过的这样久远。

她呼出一口气,豁然开朗,“徒儿,这座山叫什么。”

“没名字啊,师傅,这里荒凉的很啊,这座山总共十二个峰,大家就这么十二山,十二山的叫着。”

“没名字啊,那师傅就给这座山取个名字,叫,叫苍穹山,苍穹十二峰,听起来威风得很,师傅我就在这里建个不分血缘的门派,在这里收几个徒儿,好不好。”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