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谷丝

放生【韩彬中心,半AU】

第一章

韩彬家里来的客人不多,老何夫妇,老张夫妇,再加上一个赵馨诚,狗粮实力乘势而起,杀得单身实力寸土不留。

说是给韩彬过生日,但是韩彬三十好几的年纪,实在不适合唱什么生日歌,吹什么蜡烛了。几个人围着桌子吃了一顿饭,谈了些不咸不淡的话题,说实话气氛尴尬至极,韩彬反倒是喝了好几杯酒,兴致很好的样子。

尴尬地吃完了饭,尴尬地送走了老张老何他们,再尴尬地送干爹去休息,然后他一个人尴尬地面对疑似喝醉的彬。

“那个,额,彬”赵馨诚努力地组织语言。

“馨诚,”韩彬却一下子打断了赵馨诚的话,他刚刚去醒了醒酒,洗了脸,头发湿漉漉的,没戴眼镜,丝毫不见往日温文尔雅的样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过生日吗?”

合着你真是这几年没过生日啊,赵馨诚直觉接下里要说的涉及到韩彬的秘密,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听,劝韩彬去休息,可强烈的好奇心却让他此刻默无作声。

“今天不只是我一个人的生日。”韩彬突然平静下来,他看着赵馨诚,眼神锐利至极,“我的哥哥,他也是今天的生日。”

韩彬居然有一个哥哥,若不是太过巧合,那该是双生兄弟了。

这个兄弟的存在显然是干爹和老何一众对韩彬了解颇深的人所回避的,这也就是老何电话里找借口的原因了。

“馨诚,你有没有失去过什么?”韩彬靠近了赵馨诚,太近了,赵馨诚都能看见韩彬的睫毛,这几乎是一个接吻前奏的距离了。

赵馨诚活了三十几年,当然有失有得,但他心里清楚韩彬的提问其实不需要回答。

“馨诚,我不想失去你了。”这就是一个表白了,对于韩彬来说。

赵馨诚心中惊异,相识四年,韩彬的态度其实一直若即若离,那些浮于表面的暧昧实在连清水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接近的错觉。

然后,在这一句隐晦的表白之后,韩彬突然就把赵馨诚压在了沙发上。

赵馨诚一下子就惊了,也不知道韩彬用了什么技巧,感觉不到什么痛处,但是愣是起不来身。

“听说你们支队来了个新人,白局专门找来给你相亲。”韩彬一只手压制着赵馨诚,一只手开始不规矩了。

天地良心了,赵馨诚心里叫屈,嘴上也直呼冤枉,“我是白局什么人啊,他还能特地调个人来给我,额,什么相亲,没有的事。”

赵馨诚冷汗都下来了,看来韩彬根本不是什么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深藏不露啊,看来我今天要交代在这儿了。

“那好,”韩彬笑了,眼神锐利,宛如一只奔狼,“证明给我看吧。”


评论(10)

热度(48)